首页 > 暂未分类 > 七零团宠小炮灰 > 14、14

14、14

目录

    小说里,有一个众多读者心目中的白月光。

    容言初就是这个白月光。

    书中,有句话是这样描述容言初的:“即使经历了万般坎坷磨难,依旧能从一群人看到他的存在。他就像是一颗沾满灰尘的星星,随时都可能恢复他的璀璨。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,作者并没有让这颗星星回到他的世界,而是让他长眠在了大山村。

    苏溪溪不意外他的淡漠:“还是谢谢你,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顺着田壁往前走了一段,从缺口处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苏溪溪把目光投向害她摔下去的罪魁祸首:“高知青,你不该给我说声抱歉吗?”

    高菲原本还害怕,但看苏溪溪没事,又变得无所谓了:“又不是我推你下去的,凭什么我要跟你道歉?”

    作为苏溪溪的坚定拥护者,苏桐气鼓鼓的瞪着高菲,“就是你尖叫,吓到我小姑姑了!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苏柳苏梧纷纷站在苏溪溪身后,用不善的眼光盯着她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的高菲,心虚的咽咽口水:“对不起,行了吧,我又不是故意的。至于一群人吗?这不是欺负人嘛。”

    后两句话,嘀咕的小声。几人没听清楚,都知道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苏溪溪深吸一口气,懒得和高菲纠缠,“算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不是错觉,她和姓高的女知青绝对犯冲,要不然一遇上就有事发生。以后还是远着些好。

    从田埂上摔进地里,每天都有发生。但主人公换成了苏溪溪,不等苏家人下工,就从邻里嘴里听到了这事。

    一传十,十传百。简单的经过被传的五花八门,连苏溪溪腿摔伤了都传出来了。

    家里小兔崽子在苏溪溪的事上,都是知分寸的。见他们没出来喊人回去,苏家人才勉强放心,煎熬到下工就急匆匆的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挨个的盘问苏溪溪摔倒哪儿没有,身上有没有哪里痛之类的。秋槐花只差把她衣服扒干净,里里外外检查一遍了。

    苏溪溪好说歹说,才让苏家人相信她是真没事。

    苏家人从苏溪溪嘴里得知事情完整经过,连带着对所有知青都没好印象了。

    得知还有个男知青垫背,秋槐花沉思片刻,“溪溪,知道那男知青叫什么名字不?”

    苏溪溪乖巧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倒是苏桐热切切的开口:“奶,那个哥哥长得很好看!”

    秋槐花白了她一眼,“好看,你咋不跟人回去?”

    苏桐咧着个漏风的大牙:“不过在我心里,小姑姑最好看。”

    苏家人上下工多少看到过那群知青,但都没太关注人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苏明国记起昨天听到的闲话:“爸,妈,我听村里人说,这群知青里是有一个男知青长得和别人不一样,一看就知道家里条件不差。好像叫什么初来着,我去问问柳五叔,下午他也在。”

    苏大强卷着烟丝,等老大说完,看向双眼清澈的闺女:“老大,你现在就去问。这事溪溪就甭掺和了,问清楚是谁后,老婆子你看着拿点东西去,当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苏明家看着妹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,认同点头:“那些知青什么底细都不清楚,小妹还是远着些好。毕竟我家小妹长得这么好看,要是都喜欢上了……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心情不好的秋槐花,重重的踹他一脚:“老二你在胡说什么,你妹妹才多大点。都是两个孩子爸了,一点也不着调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闺女会嫁人,秋槐花的心就发沉。尤其是现在苏溪溪的年纪也差不多到了,几乎每个月都有人在她耳边上提及这事。

    十五六岁的女孩,到了说亲的年纪。她就是舍不得,再说了闺女那脾气和娇弱的身子,去了别家给人当媳妇,指不定要吃多少苦。

    没哪家媳妇能在家天天不上工,一点活儿都不干的。就算是嫁给城里人,不干活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秋槐花和苏大强私底下讨论过这事,最后统一战线:不慌着给闺女说亲,要找个闺女喜欢的,男方也喜欢闺女的,家境还不能太差的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老两口才勉强放心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想过,给闺女找个村子里的。在一个村儿,还能隔三差五的串个门,能随时看到闺女的情况。

    坐着的苏明家被一脚踹翻在地,起身瞥见两闺女在偷偷的笑,气笑了:“你俩还是不是我闺女了,都不见来扶你们老爸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不改笑意的苏梧左看看右看看,如同什么都听没见,随手拉着妹妹的手:“今晚还早,阿桐我们回屋看会儿书。”

    苏桐跟她姐心有灵犀,但她不想看书:“哎呀,姐,天上的月亮好圆,要不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有先见之明的苏梧一把捂住她的嘴,将不爱听的话堵了回去,接话:“我们回屋看书。”

    就着僵硬姿势,姐妹俩回了屋。

    苏明家摇摇头,笑骂:“这俩孩子。”眼里却没有责怪之意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苏明国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,柳五叔说那知青叫容言初,长得是不错,不爱说话,独来独往的。害小妹摔下去的叫高菲,这个高菲,柳五叔说看到她就头疼。一天挣得工分还没成运这小子多。”

    被带上的苏成运不高兴的说:“爸,你这夸奖还不如不夸,跟骂我有啥区别。”

    苏明国一个栗子叩他脑门,“你小子,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
    秋槐花不是不讲理的人,虽然闺女摔下地里有高菲一嗓子的缘故,但也不全是她的错:“溪溪说姓高的道歉了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秋槐花想了下家里所剩无几的存货,拧着眉说:“吃的啥的,人肯定也不缺。老二,你明天中午前编两个草帽。行了,都各回各屋去。”

    苏溪溪忍着蚊子叮咬和茅坑散发的臭味,再一次艰难的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茅厕不大,茅坑旁边有小块空地,是用来洗澡的地方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就跟有鬼在后面追似的,飞快的回了屋。

    微弱的煤油灯下,依稀能看见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上的红色肿块。

    被咬过的地方传来难忍痒意,苏溪溪一边扇风,一边时不时的浑身挠痒,红印子在白皙肌肤上愈发惹眼。

    “靠,我想要一瓶六神啊,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柳从外面进来带来一股风,看到小姑姑身上被抓红的地方,上前阻止:“小姑姑你别挠了,挠破皮会有疤的。”

    苏溪溪换个地方挠,面无表情看着刚洗完澡、安然无事的苏柳:“为什么你洗澡没被蚊子咬!”

    苏柳净说大实话:“可能我洗的比较快,蚊子追不上我。”
目录 书签
这个明星疑是精神病最新章节 我跟你姐离婚了,你还不走?最新章节 剑灵她不想努力了免费阅读 神诡世界,我有特殊悟性免费阅读 东篱文学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春风文学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一片雪饼 相知阁 我的替身很多最新章节 俺寻思这挺合理的免费阅读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李鸿天 返回顶部